稚女

此为同人写作专属账号,大号ID:canghuangjin-uryu

所谓交易 更新33.3%

四句诗计划里的第三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所谓系列作品。如雷请自便,我只保证我不会人身攻击任何读者。

  ◎公元2221年,第三批审神者入职,战力扩充计划第十三次启动。审神者数量再创新高,时之政府为保证刀剑男士的作战能力不因分灵数量增多而下降,悄悄推行“二分刀帐”计划。
  
  ◎
  审神者的分类方式多种多样,如果按照性别来分会分成男审和女审,如果依据幸运程度来分就分成欧审和非审。但这些都不是时之政府在意的东西,他们分类审神者的第一步,是看审神者是否愿意露出自己的脸。
  
  历史修正主义者越发狡猾,他们逐渐意识到以本丸为单位的时间线镇守方案的弊端,开始同时多方面地进攻同一条时间线,对待时之政府方面的审神者也采取了威逼利诱的手段。统计第二批扩收前入职的所有审神者,因公殉职人数大约占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再加上叛变、被神隐、暗堕、重度伤残、半途而废的情况时有发生,第一批入职的审神者折损率竟然高达61.8%,高层不得不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时之政府最终决定采用一种新型管理模式。他们建立时间夹缝作为本丸聚集地,安排人员统一管理本丸之主。虽然管理员的地位高于审神者,但是审神者不受其调度,管理员的主要职能在于监督,算得上加强版狐之助。总体上说,时之政府也还只是想进一步约束审神者的权力而不是剥夺,毕竟第二批审神者中家族显赫之辈仍不在少数。同时时之政府允许外界能力者适度干预本丸的防御系统,也算是给那些牺牲在前线的年轻人的家长们一点安慰。
  新型管理方案的利弊都十分明显。它系统地管理起了原本自由过度的本丸,在保存审神者自治权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整合了战斗力,加之允许外界干预的新规定,各大家族也愿意将重要的继承人候选送到前线历练,那些候选人中又不乏天资卓绝之辈。如此良性循环,时之政府中的铁血派一时战意盎然,他们获得了大批优秀的审神者,在时间溯行军节节败退的情况下,甚至放出五年结束战争的狂言,彼时是公元2213年。
  但是时间夹缝的弊端更为突出,一旦溯行军整合战力重点进攻某个时间夹缝,只要他们够快,就能覆灭同夹缝的全部刀剑本丸。
  “因为这管理方面的漏斗,大批优秀的年轻人离开了我们,我又怎能视而不见、习以为常呢?”
  
  ◎
  审神者与笑面青江吵架了。
  这间奇怪本丸的审神者与一向信服她的笑面青江吵架了。消息传来,众刃不约而同地表达了惊讶,但是堀川与兼先生依旧在马厩工作,秋田和乱也还是在安分地练习,唯有作为近侍的歌仙兼定暂时脱离了审神者的办公间。
  “凡是您的命令我都愿意执行……您无需在意我的方法。您只需要知道,我是希望您活下来的人。”
  “好啦好啦,别把话说得像在生死诀别一样。虽然那天算来不是很远。”
  
  不出阵的时候审神者会把自己关在锻造间里叮叮当当,以至于笑面青江以为,锻刀是每个审神者的工作。
  他刚刚与审神者吵了一架,原则上的分歧使他无法动摇风间的决定。审神者到底为什么要禁止刀剑在无她看护的情况下出阵?她到底在抵触什么呢?
  不忍心看自己的练度,笑面青江躺在活动室里发呆,厚重的电视机安安静静,白瓷瓶里只有半瓶清水,空气闷热。歌仙兼定缓步走来,他穿着出阵的服饰,腰间带刀,面容清雅而秀丽。笑面青江侧躺着看他,目光仿佛嘲讽着什么。
  自本丸成立以来,近侍的位子是这位歌仙兼定的,只属于作为初始刀的歌仙兼定。
  “独一无二的歌仙兼定。”
  
  歌仙平静地递出牛皮纸信封。
  啊呀,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 笑面青江也坐起来接过那刃递出的文件。信封里白色的怀纸打开后是墨水书写的文字,青江心里夸赞,风间的进步很大啊。
  歌仙兼定微微一笑说:“别看了,我写的。”
  笑面青江:“……”
  风间是这座本丸的主人所用假名,她为C级审神者,来自一海之隔的中国。
    
  鲜红的小印坐落在怀纸的右下角,图案是篆体的“风”。文件任命笑面青江为第三部队出阵后的唯一负责人,可以在无审神者陪同的情况下代领部队出阵。
  负责人不同于队长,负责人的主要任务是践行主公对于此次战斗的特殊要求,必要时还得考虑刀装的战损。打个比方,如果风间命令第三部队要以全员樱吹雪的状态返回本丸,笑面青江就必须在每一场战斗后统计我方的输出伤害,然后再安排队长。简单来说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文件还附有一大堆官话,什么不幸遭遇检非违使需要不计后果地撤退啊,什么刀剑重伤即使佩戴御守也不能强冲王点啊。按理说他此时应该万分欣喜,但笑面青江只是平静地摸了摸红印,任朱砂在指间翻转。
  “主公有心结,跟刀剑的刃生安全有关的事,她都会变得异常偏执。 这一点我们都清楚,也都理解。
  “你孤身劝谏,勇气可嘉。主公暗示我写就此篇交付于你,可见你在其心中地位非比寻常,不宜再妄自菲薄,患得患失。
  “还望笑面君能够不辱使命,早日出征,早日凯旋。”
  歌仙一番官话说完,青江笑笑。
  “我都不知道风间这么喜欢我。”
  
  对于青江直呼审神者假名的事,歌仙没有出言制止过。这座本丸从诞生之初近侍便是歌仙兼定不曾变动,即使是三日月宗近与小狐丸的到来也未能改变局面。本丸之主是个偏爱打刀与胁差的人,传言主公是因为最爱的打刀没有出现,才一直让初始刀担任近侍的。
  三个月该不见踪影,被分走了也不一定,青江不无恶劣地想。他存在的本丸其实只是完整本丸的二分之一,是二分刀帐计划的试验品。作为此本丸的第一把胁差,他希望自己能在风间心里与众不同,至少与其他胁差不同。
  太刀与短刀熟悉了这座本丸的管理模式后认可了歌仙兼定的工作能力,剩余的一把胁差堀川国广并不纠结近侍的位子……大概处心积虑地谋划近侍之位的刀剑只有他了。还真有点萧瑟的感觉。
   然而算计的同时他又无比清醒,即使是歌仙兼定,也不过是用得顺手的秘书罢了。

  “主公的心结你从不主动提起,今天是想我主动猜猜?”青江笑说。
  歌仙抚掌起身,“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是去为主公守门吧。晚些时候会有万屋制作的御守送至你处,别忘了分发下去。”
  “现在睡午觉会不会太晚?她熬夜你现在都不管了?” 笑面青江挑眉。
   “主公所做皆有原因,吾等听命即可。”
  “她的心结里还有雨的成分是吧?我都快忘了……怕下雨的话最近你多当心,梅雨快到了。”
   “只是害怕夜中疾行之雨,不劳费心。”
  “不如你把心结的内容同我说一说,或者暗示一下,不枉——”
  歌仙穿着出阵的服饰,挎着刀,离开的背影忽然一转。
  “主公准备迎接的刀剑正是她最爱的那一把,我倒觉得这件事可以和你说说。”
  风雅的微笑对上笑面青江没有笑意的脸,屋外热浪阵阵,闷燥异常。
  
  
  ◎
  “他真跟你肛的正面?”
  锻造间大门敞开,屋内涌出的热气源源不绝,歌仙现在屋外看着少女忙碌的背影,她平日遮面的白棉斗篷挂在门边。
  “啊……我会不会表现得太偏心了,感觉青江江下一秒都要嘤嘤嘤了……最近不行,过了这一段就让大家轮流做近侍吧。”
  “是。”
  “他出门了吗?”
  “第三部队的御守还在万屋,需得我亲自取来。请主公应允。”
  “你想出门就去喽,不用特意报告,信物我给过你了,结界不会拦你的。”
  “付丧神进出本丸乃是大事,望主公停止赠予信物的行为。”
  “好啦好啦……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你有啦,别那么严肃嘛——两个半小时!是两个半小时!仙儿!仙儿!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是……他吗?”歌仙兼定伫立在门外,声音不自觉放得很轻。
  “次郎太刀呢!他来找他哥哥了。”少女捧刀立于炉火之外,未灌入灵气的刀剑尚是死物。 她声音里还是透着廉价的装模作样的喜悦,背影却落寞起来。
  歌仙默默咽下提醒主公早日令刀剑显形的话,为她锁上锻造间的门。风间不习惯刀剑男士看他的脸,也就是歌仙守门能让她安心。
  “臣下告退。”
  “爱卿免礼,朕……继续锻刀啦。”
    
  ◎
  此地名为八尾大桥,是一个颇有年头的乙等时间夹缝,雨落春事件之后,它第一次进驻新人。
  歌仙依稀听见有小女孩讨论他的外貌,似乎是被自己吸引。
  很快你们就会厌倦的。很快就会厌倦并不稀有的我了。 这世上的歌仙兼定那么多,你喜欢的究竟是哪一把?
  万屋门帘上风铃一动。
  新人目前不具有进去万屋的资格。
  歌仙兼定脸上带着一种不为人知晓的凝重,先是停顿而后向偏僻的货架走去。 收银处狐狸面具的男人从容起身,万屋外的嘈杂衬得屋内死一般沉寂。
  狐面男穿着一身的黑色,少有人会在纯黑的衬衫外罩一件纯黑的西装。他挽起袖子露出一节石墙色的臂膀,青色的静脉仿佛在白纸下浮动。他装模作样地担着货架上的浮灰,歌仙在货架的另一面透过物品的缝隙读他的唇形。
  “太频繁了,近侍大人。我在后台调整了概率,但你知道概率不能说明什么。锻不锻得出纯粹是看脸——我记得她原来很非的,难道肝真的补脸吗。”
  歌仙抽出一副画卷打开,假装看画看得入神正喃喃自语,“与你无关。主公计划的下一步……换刀的事情究竟可行吗。”
  “这事我会给你家主公打掩护,五天后的夜里,雨会很大,正是违规的好时机。不知她能否行路。”狐面男背过身蹲下,做翻找物品的样子,他搬动木箱弄出很大的响声,在噪音中缓缓说话,“我会如约保护她,只要你听话。”
  歌仙只能用力攥紧手中的物事,其上记载着他所侍之主的日常。愤怒不过使他面目狰狞,叛主的歉疚却折磨得他快要发疯。
  “哎呦卧槽这箱子好重啊,快过来帮个忙。”
  “这么多新人入驻,接下来大概会十分辛苦。店家真是、真是——难为你了。”
  歌仙心不在焉地接话。两人合力扒开木箱的时候,他将纸条塞在男人手里。
  “说老实话,很久没有人买过御守·极了,尤其又是这么大规模的买入。”狐面男把纸条收好后将金色的御守挨个放进纸袋中,“这里冷清了好些年啊。”
  “十二个就好了,吾未带很多钱。”
  狐面男笑,做着口型:“你需要用钱做其他的事,记得我要的东西。”
  “哈哈哈,交接班的人傍晚才来清点货物,这几个就当成是福利吧!”豪爽的笑声突骤起,用来掩示之前的密语。歌仙兼定抿唇,手还是攥得很紧。
  “收货这种小事,哪里劳烦近侍大人,我自己做就好。”
  歌仙无视男人意味不明的笑,仔细装收了御守回本丸去。他需要假装听不懂男人的揶揄,需要假装自己只是来买东西,还需要假装他依旧是原来的只属于主公的刀剑,假装自己不曾背叛。 否则光这份歉疚,都会令他不敢直视主公的口唇。
  夕阳金红,满城仿佛落满甲片,在此守护历史之地,过去与未来交融,时代豪不怜惜的生命在这里汇集与命运相搏,他们赌命,他们的敌人也在赌命。此时结局尚不被外人所知,大家还能在战火外苟延残喘,偏安一隅者自弃,浑浑噩噩者自抛,刀剑妄图以绵薄之力守护,却忘记天下乱世,人命贱如草,哀若转蓬。

发一个预告,九月会写一个系列中的中篇故事,BG向,女审神者和压切长谷部的配对,初始刀歌仙兼定,有青江暗恋最后放弃的情节,不介意的话可以关注一下,绝对不黑角色。

大概有四到六篇的样子,最后的结局是女审神者死亡,本丸由他人继承,正剧走向,我尽量写得好一些。

会有空想番外,即不存在于正文的内容,或者剧情的另一条走向,可以点车,但是我保留选择的权力。

足够,感谢喜欢刀刀的你们,你们和刀刀是我最强大的动力。

【PS:九月三十号也是九月,文手大多拖延症晚期,先打预防针】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各位都可以看一下。

盐罐子: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




1. 每次我们用电脑端发文章时,左下角可以选择的那个就是【LOFTER知识共享协议】


如图:








2. 关于这六个协议,官方有明确说明,见:http://www.lofter.com/CreativeCommons







3. 其中第一条,如下图,很详细地说明了在lofter平台内最高级的版权保护协议内容。


从内容中不难看出,官方的意思是:即使是最严格的版权保护,别人依旧可以不经原作者同意,下载并二次发布他人原创作品,唯一对原作者的保障只有系统自带的署名和原文链接。


而这不管从哪个意义上说,都仍然是“非授权转载”。





4. 经实测,这六条共享协议并没有从技术层面对作者产生实际意义的保护。


说直白一点就是单纯好看。


即使是明确说明“该他人不能对作品做出任何形式修改”的【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 (by-nc-nd)】协议,依旧可以非常轻松地进行转载并对原文进行随意修改(不相信的可以自己去试一试)




我不知道可修改这件事是不是官方的bug,我只知道,即使是修复了这个bug,让转载变得无法修改原文,一键转载是无授权行为的实质依旧是不会改变的。


官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允许非授权转载。


这也是作者们这么多年来屡次向官方要求下放授权不被理睬的原因。


评论里有人说“所以说这么多就是把一键转载的权限下发给po主就能解决的事?”


没错,就是这样,但官方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是靠不住的,是不能指望的。作者们与LOFTER的沟通交流甚至是投诉建议已经断断续续地闹了好些年头,不是没有尝试过让官方改进,是官方已经明确了态度。


所以我罗里吧嗦写这么多不是为了让官方如何如何,而是只能转而诉诸于各位用户的自觉性,希望大家了解一键转载的实质,并谨慎使用。


谢谢。






--------------------------------------------------------------------------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并在任何情况下不进行公开、分享)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PS:这里指的“都可以”是从保护作者权益的角度,单纯私人收藏是不侵害原作者权益的。不代表所有作者都喜欢被人转载到“仅自己可见”,因为即使是转载为“仅自己可见”,作者仍然会受到转载的提示。有一些作者甚至也不喜欢被人复制粘贴到txt。但这些都只是作者私人情感的层面,不做讨论,读者如果足够尊重原作者的感受,也可以多询问下作者的意向)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刀乱】匆匆的相遇和你

  【注意】
  ◎国服删档内测梗。
  ◎友情向,虽然写得很风流,但真的是在描述刀剑与所有者的感情。
  ◎女审神者,纯新手。因为素材是亲身经历的蠢事。
  ◎歌仙兼定视角,第三人称,大量内心独白使用第一人称。
  ◎虽然努力把握了歌仙的性格,但是依旧可能会引起读者不适,请各位多多包涵。
  ◎希望多给出宝贵意见,不过此篇就此完结,我到下部作品改进。
  ◎Are you ready——Go!
  
  
  
  
  
  ♬“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是一把刀。”
  
  
  女孩子的心思总是敏感的,不论是谈情说爱时,还是莳花弄草时。想来现代人爱玩电子游戏就如同他们当年喜爱吟诗一样吧。
  
  女孩子多的地方,似乎欢笑要比别地多些,有时候眼泪也会多些。千百年了,世俗依旧将女子归入弱者的行列,真不知是先进,还是愚昧。当然,所谓雅士,就该时时自省,紧随风雅的步伐;所谓刀剑,也自当忠诚主公,领命前行,因主公是女子就心生轻慢的事情是万万不可的。
  
  他名歌仙兼定,是一把集风月与血光的名刀。但此时只能静静的停留在屏幕的另一边,等待人类的选择。
  
  在与主公相遇之前,他听说过许多许多的事。
  
  比如自己只是一串数据,比如所有的荣耀与期许都只是一个游戏。他的主公可以是世上任何一人,他所追寻的风雅,也只是众人闲谈时用于取乐的笑料。
  
  但是歌仙兼定依旧深深地感激着那些喜爱他的审神者,感谢他们愿意为身为数据的自己付出真心的爱惜。
  
  这世上困难的事情是很多的吧?再怎么伤心的哭泣声也换不来我的回应哦!难免会有疲惫的时候吧,为什么要如此执着地追逐虚幻呢?在土中埋下永不发芽的种子,日复一日的浇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感?不知最后收获的是释然,还是苦痛。
  
  真是痴迷啊……痴迷到令他垂泪的地步。
  
  可是、可是……我没有办法将情绪诉之于口,只能任凭它们萦绕在指尖,止于唇齿,消弥于岁月。
  
  可我无法亲口回应的主公,依旧那么爱我。
  
  
  ♫“付出真心而收获虚无,承恩欲报而门前无路。我不禁思索,哪一种更为痛苦?”
  
    
  歌仙兼定展现给世人的总是他追寻风雅的一面,这是身为雅士的自觉,亦是作为刀剑的自觉。世间有缘法,所有事情的两面都是息息相关的,今日月下把酒,明日或许就该阴阳两隔。他听说过的所有轰轰烈烈的事迹都已经归于历史的一场平淡,唯有浮萍与河水千百年间离散又相逢。
  
  如果可以,就将我当做一把普通的刀吧!得之不喜,失之便也不悲了。
  
  
  ♫“忌妒吧,挚友们,我的主公可是一位长情之人。”
  
  
  刀剑男士在未锻造出来前,其实在冥冥中就看到了自己的命运,隐约知道自己将与什么样的主公相逢,又将在何时被主公抛弃。
  
  歌仙其实也肖想过主公的样貌。他或许是一名男子,杀伐果断而仪表堂堂,又或者儒雅温润,只爱冬夏雪松。她也许是一名女子,蓄长鬓以明志,眉眼如刀,又或者如水温柔,美作一方画面。
  
  歌仙有一种预感,他的主公是个长情之人,他与这位主公也绝非一面之缘。但是他们的相遇总遥遥无期,像是透过河面,去看水中的游鱼。
  
  他从未知道,自己真的是一块漂萍。而将他捞出水面的,是无常的风。
  
  
  ♫“ 明明可以在燕舞蝶飞的春天邂逅,心悦我身为雅士的面容,彼时万物逢时,百废待兴。何苦要将相遇提前到北风吹起前的最后一天,见到即将凋零的我呢?”
  
  
  相遇之时,一切想象皆如被石子搅乱的水镜般消散了。歌仙后知后觉地抬眸,掷出石子的少女站在河流的另一岸,与他隔河相望。
  
  主公跟随着狐之助的引导,手指在屏幕上左右打击,动作生涩,眼眸却明亮。可这毕竟是占用了午休时间的玩乐,繁重的学业令她开始打退堂鼓,想着下午回来继续新手教程。
  不,不可以。
  歌仙第一次这么感激禁锢着他的程序,即使是在第一次出阵重伤归来之下——应该说幸亏受了重伤,才能将这句话说出。
  
  “主人啊,你该不会是打算就这样放着我不管吧?”
  
  屏幕外的少女连忙声呼抱歉,彻底放弃了午休的计划。
  
  一个中午能有多长时间呢?他与主公出阵三次,因为少女还不熟悉材料与刀装的原因,歌仙每次都是负伤归来。主公哭丧着脸将他送进手入室,又心痛又难过地嘟囔着诸如“游戏这么难可怎么玩啊”“歌仙每次都伤的好重我好心疼啊”“我果然是个游戏废吗哭哈哈”的话语。
  
  身体上的伤痛似乎都无关紧要起来。
  
  
  ♫“我只能说出特定的词句,无法回应你的歉意与期许,万分遗憾。”
  
  
  歌仙埋怨主公的鲁莽,而这鲁莽将葬送他长久的等待。
  
  历史上的名刀想将荣辱全部抛弃在脑后。
  
  “看看我啊。再多看看我。以后再相遇的话,即使我还是我,但是此时此刻注视着你的歌仙兼定再也不会有了。”
  
  茶道中所说一期一会指一生仅一次的会面。即是你在见到对方的那一刻,就要做好觉悟,此生此世,再没有第二次。
  
  彼时是丁酉鸡年壬寅月乙亥时日未时,距删档还有一个时辰。主公大约是不知道这一点的,临走也未说一句再见。
  
  空寂的本丸里,歌仙兼定等待着属于他的结局。
  
  
  ♫“恩重恩重,逝水长东。”
  
  
  在那半梦半醒的沉睡之间,他听见了主公的哭嚎。
  
  “已经听到了哟。 ”
  
  属于主公的心意已经传达到了。我所悲伤的仅是身为的刀剑的心意,未能传达给你罢了。
  
  “我将失去记忆,
  沉睡在刀鞘里,
  还要一些时候你将踏原路归还,
  我们会在燕舞蝶飞的日子里重逢,
  那就算是我们第一次相见。”
  
  END
  
  阿荒
  2017.2.26于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