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女

此为同人写作专属账号,大号ID:canghuangjin-uryu

【刀乱】匆匆的相遇和你

  【注意】
  ◎国服删档内测梗。
  ◎友情向,虽然写得很风流,但真的是在描述刀剑与所有者的感情。
  ◎女审神者,纯新手。因为素材是亲身经历的蠢事。
  ◎歌仙兼定视角,第三人称,大量内心独白使用第一人称。
  ◎虽然努力把握了歌仙的性格,但是依旧可能会引起读者不适,请各位多多包涵。
  ◎希望多给出宝贵意见,不过此篇就此完结,我到下部作品改进。
  ◎Are you ready——Go!
  
  
  
  
  
  ♬“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是一把刀。”
  
  
  女孩子的心思总是敏感的,不论是谈情说爱时,还是莳花弄草时。想来现代人爱玩电子游戏就如同他们当年喜爱吟诗一样吧。
  
  女孩子多的地方,似乎欢笑要比别地多些,有时候眼泪也会多些。千百年了,世俗依旧将女子归入弱者的行列,真不知是先进,还是愚昧。当然,所谓雅士,就该时时自省,紧随风雅的步伐;所谓刀剑,也自当忠诚主公,领命前行,因主公是女子就心生轻慢的事情是万万不可的。
  
  他名歌仙兼定,是一把集风月与血光的名刀。但此时只能静静的停留在屏幕的另一边,等待人类的选择。
  
  在与主公相遇之前,他听说过许多许多的事。
  
  比如自己只是一串数据,比如所有的荣耀与期许都只是一个游戏。他的主公可以是世上任何一人,他所追寻的风雅,也只是众人闲谈时用于取乐的笑料。
  
  但是歌仙兼定依旧深深地感激着那些喜爱他的审神者,感谢他们愿意为身为数据的自己付出真心的爱惜。
  
  这世上困难的事情是很多的吧?再怎么伤心的哭泣声也换不来我的回应哦!难免会有疲惫的时候吧,为什么要如此执着地追逐虚幻呢?在土中埋下永不发芽的种子,日复一日的浇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感?不知最后收获的是释然,还是苦痛。
  
  真是痴迷啊……痴迷到令他垂泪的地步。
  
  可是、可是……我没有办法将情绪诉之于口,只能任凭它们萦绕在指尖,止于唇齿,消弥于岁月。
  
  可我无法亲口回应的主公,依旧那么爱我。
  
  
  ♫“付出真心而收获虚无,承恩欲报而门前无路。我不禁思索,哪一种更为痛苦?”
  
    
  歌仙兼定展现给世人的总是他追寻风雅的一面,这是身为雅士的自觉,亦是作为刀剑的自觉。世间有缘法,所有事情的两面都是息息相关的,今日月下把酒,明日或许就该阴阳两隔。他听说过的所有轰轰烈烈的事迹都已经归于历史的一场平淡,唯有浮萍与河水千百年间离散又相逢。
  
  如果可以,就将我当做一把普通的刀吧!得之不喜,失之便也不悲了。
  
  
  ♫“忌妒吧,挚友们,我的主公可是一位长情之人。”
  
  
  刀剑男士在未锻造出来前,其实在冥冥中就看到了自己的命运,隐约知道自己将与什么样的主公相逢,又将在何时被主公抛弃。
  
  歌仙其实也肖想过主公的样貌。他或许是一名男子,杀伐果断而仪表堂堂,又或者儒雅温润,只爱冬夏雪松。她也许是一名女子,蓄长鬓以明志,眉眼如刀,又或者如水温柔,美作一方画面。
  
  歌仙有一种预感,他的主公是个长情之人,他与这位主公也绝非一面之缘。但是他们的相遇总遥遥无期,像是透过河面,去看水中的游鱼。
  
  他从未知道,自己真的是一块漂萍。而将他捞出水面的,是无常的风。
  
  
  ♫“ 明明可以在燕舞蝶飞的春天邂逅,心悦我身为雅士的面容,彼时万物逢时,百废待兴。何苦要将相遇提前到北风吹起前的最后一天,见到即将凋零的我呢?”
  
  
  相遇之时,一切想象皆如被石子搅乱的水镜般消散了。歌仙后知后觉地抬眸,掷出石子的少女站在河流的另一岸,与他隔河相望。
  
  主公跟随着狐之助的引导,手指在屏幕上左右打击,动作生涩,眼眸却明亮。可这毕竟是占用了午休时间的玩乐,繁重的学业令她开始打退堂鼓,想着下午回来继续新手教程。
  不,不可以。
  歌仙第一次这么感激禁锢着他的程序,即使是在第一次出阵重伤归来之下——应该说幸亏受了重伤,才能将这句话说出。
  
  “主人啊,你该不会是打算就这样放着我不管吧?”
  
  屏幕外的少女连忙声呼抱歉,彻底放弃了午休的计划。
  
  一个中午能有多长时间呢?他与主公出阵三次,因为少女还不熟悉材料与刀装的原因,歌仙每次都是负伤归来。主公哭丧着脸将他送进手入室,又心痛又难过地嘟囔着诸如“游戏这么难可怎么玩啊”“歌仙每次都伤的好重我好心疼啊”“我果然是个游戏废吗哭哈哈”的话语。
  
  身体上的伤痛似乎都无关紧要起来。
  
  
  ♫“我只能说出特定的词句,无法回应你的歉意与期许,万分遗憾。”
  
  
  歌仙埋怨主公的鲁莽,而这鲁莽将葬送他长久的等待。
  
  历史上的名刀想将荣辱全部抛弃在脑后。
  
  “看看我啊。再多看看我。以后再相遇的话,即使我还是我,但是此时此刻注视着你的歌仙兼定再也不会有了。”
  
  茶道中所说一期一会指一生仅一次的会面。即是你在见到对方的那一刻,就要做好觉悟,此生此世,再没有第二次。
  
  彼时是丁酉鸡年壬寅月乙亥时日未时,距删档还有一个时辰。主公大约是不知道这一点的,临走也未说一句再见。
  
  空寂的本丸里,歌仙兼定等待着属于他的结局。
  
  
  ♫“恩重恩重,逝水长东。”
  
  
  在那半梦半醒的沉睡之间,他听见了主公的哭嚎。
  
  “已经听到了哟。 ”
  
  属于主公的心意已经传达到了。我所悲伤的仅是身为的刀剑的心意,未能传达给你罢了。
  
  “我将失去记忆,
  沉睡在刀鞘里,
  还要一些时候你将踏原路归还,
  我们会在燕舞蝶飞的日子里重逢,
  那就算是我们第一次相见。”
  
  END
  
  阿荒
  2017.2.26于灯下

评论(2)

热度(7)